生活圈

任郑飞:华为将领先6G;如果华为被击败,我会非常高兴。

9月26日下午,华为创始人任郑飞与“平板电脑之父”杰瑞·卡普兰(JerryKaplan)、皇家工程院院士彼得·科克伦(Peter Koklen)、英国电信前首席技术官CTOPETERCOCHORANE、华为公司战略部总裁张文林进行了主题为“创新、规则和信任”的对话。

*演讲内容如下:任郑飞15:08在我们这个时代,基因技术将在未来20-30年取得巨大突破,在生物技术、医学科技等领域发挥巨大作用。

如果电子能与基因结合,我们很难想象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子。

现在已经发展到用分子科学来开发新材料,人工智能在这个时候已经得到了大规模的应用,我们对社会的促进和改善还不是很清楚。

因此,在这个时代,大规模的新技术将在整个社会产生突破,给我们带来新的机遇。我仍然不确定在新机遇面前我们应该如何迎接新时代。

这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新的机会之窗。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团结起来迎接新时代。我们不需要对未来感到不安,而是更勇敢地迎接新时代。

人工智能只会为社会创造更多财富。因为我们有更多的财富和效率,我们对就业问题有更多的期望。

人工智能已经成为整个社会和世界发展的驱动力。这取决于行业、算法和基础设施的提供。我认为这个时代的到来会使社会更加繁荣。

人工智能带来的就业问题为国家和社会提出了新的命题。在人工智能时代,提供人工智能的教育水平是可能的。每个国家都应该为此做出努力。我认为,由于人工智能,中小国家将提高它们的生产能力,并为更多的人带来机会。

15:10杰瑞·卡普兰我不认为人工智能有魔力。这是自动化的新浪潮。我们可以通过参考以前的自动化如何影响市场来预测未来的影响。

尽管人工智能已经改变了劳动力市场,但人们将会更加富有,而不是失业。

15:12彼得·科伦:我认为人工智能将主宰世界。我们现在真正想要实现的是建立一个可持续的社会。我们不认为这可以通过小修来实现,而是通过生物技术、纳米技术、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物联网和其他技术的发展来创造一个新的未来。

我们不能消耗更多的石油和其他能源。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可持续的生态系统,改变我们现在的做事方式。

15:16几百年前,任郑飞不相信纺织机器。在工业革命时代,如果没有纺织机器,就不会有先进的织物。

纺织机器的出现并没有剥夺工人的权利,而是提高了他们的标准。

那时,火车出现时也被嘲笑。

人工智能是今天诞生的豆芽。它刚刚发芽。超级计算机的出现给人工智能带来了机遇。但是回顾过去,现在社会正在发展生产。

5G的出现是一种意想不到的情况。5G本身就是一种工具,但是每个人都在争论5G。人们应该对新事物有宽容和信任。

15:17任郑飞现在的欧洲给了华为很多机会。我认为世界给了华为很多机会。我认为这是非常宽容和满意的。我不能要求每个人在短时间内理解我们。

15点20分,张文林真正的5G运营商将信任5G。

15:20任郑飞回答了之前的问题“华为可以向西方发放所有5G技术的许可”——我们不是授权所有西方公司,而是授权一家西方公司,以便获得大规模的市场支持。我们认为这家公司应该是一家美国公司。

我认为5G是儿科医生的事情。未来最大的行业是人工智能。我们不希望人工智能再受实体列表的困扰。我们想一起为人类服务。

15:23彼得·科伦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技术有问题。我认为需要证据来证明新技术会伤害人类。没有实际证据证明5G的危害性。

15:23任郑飞的专利被公平、无歧视地授予该公司。我们希望开始与欧洲、美国和韩国在服务人类的新起点上共同努力。

15:24任郑飞如果竞争对手真的打败华为,我真的很高兴,这表明世界正在变得更强大。

我并不觉得受到竞争对手的威胁,而是推动我前进。

15:32彼得·科克伦我们需要许多公司快速部署5G,需要许多供应商部署技术。

15:32任郑飞现在已经证明我们没有做任何恶意的事情。我们接受了最严格的“体检”,这证明我们的“身体”没有问题。我们愿意为世界各地的设备制造商和操作员进行“体检”。

我们有信心与各国签署“无后门协议”。

我们现在正在投入大量研发资金来适应欧洲标准。我们公司未来五年的目标是确保网络安全,构建最少的设备,并使网络更加安全和快速。我们正在努力做到这一点。

15:36任郑飞的5G标准是由数百个国家和数万名科学家开发的。它可以支持人工智能和云社会。

我必须购买美国公司提供的备件。我们的长期理想是融入世界。

欢迎美国公司恢复供应。我们不会追寻过去。

如果只有一小部分市场化,只会导致高成本。全球化的目标是共享资源,造福全世界人民。

15:37任郑飞和洪梦是否会去终端服务仍在考虑之中。

15:41彼得·科克伦我们必须认识到华为不是唯一受到影响的公司。一些产品的使用不受技术或市场的影响,而是受政治家的影响。我认为这种情况不应该发生在未来的世界。

15:46任郑飞:我不认为世界上有两种生态和分裂的可能性。

美国教授和科学家总是发表论文。我们看到它将永远对我们的科学技术产生影响。尽管美国的科学技术可能领先于我们,但它就像喜马拉雅山顶端的雪水。从上面流下来的雪水也会灌溉下面的庄稼。

如果美国不出售它做得好的东西,它怎么可能变得繁荣和强大?如果科技不能转化为商品,经济就会萎缩。

互联网时代的区域自治根本不现实。

15:47任郑飞:为什么我相信脱钩不会发生?因为在互联网时代,交流变得非常普遍。

我们不会忽视美国科学家的论文,但我们最终会形成同样的生态水平。尽管这种生态存在差异,但并没有绝对的差异。

15:50杰瑞·卡普兰(Jerry Kaplan)实际上人工智能是一种软件技术,包括程序、数据等。技术获取对美国公司来说没有问题,但最大的问题是数据获取和数据使用,这对人工智能至关重要。例如,美国公司不能直接获取中国数据,而各国政府的担忧是不恰当的。

15:53张文林的数据对人工智能的确非常重要。每个地区的数据都不同,有自己的价值,带来不同的创新和业务。

关键在于计算力。人工智能可用的原因是许多技术包括连接和高性能计算。所有这些技术都刚刚开始人工智能。只有在计算力大大提高的情况下,人工智能才能在任何地方使用。

15:57任郑飞的隐私和数据概念在不同的国家非常不同。中国现在变得更加开放了。

我认为隐私保护应该有利于社会和个人的安全,过度保护也不利于社会。

有时候我们仍然需要科学的分析和科学的管理来保护隐私。这是每个主权国家的事情。只要不伤害好人,保护好人,有利于社会秩序,这个国家就有权管理数据。

16:03张文林我们不需要获得所有的私人数据。互联网公司在最初阶段可能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数据,但现在每个人都意识到尊重数据保护和尊重个人。

如果我们想贡献价值,我们可能只需要最小化数据并产生最大值。

16:03任郑飞应该颁布隐私保护法来处理数据的非法使用。

任郑飞:我认为整个社会应该容忍新技术,因为没有学术自由和思想自由,就没有创造和发明。只有在创造和发明之后,我们才能慢慢意识到它是否对人类有益。

特别是,需要时间来证明基因技术的出现在未来对人类是有利还是不利。

我们应该更加宽容,不要总是阻碍人工智能的进步,新技术总是突破传统。

正如我们公司在中国经济刚刚开放的时候成长一样,我们一步一步地宽容和发展。我们每年对世界的贡献是200亿美元的税收。

16:14张文林对于技术公司来说,不应该利用对技术的理解,试图剥夺用户的选择权,而是让用户明白这是什么技术,把选择权留给用户。

任郑飞:我认为中国应该把重点放在基础教育上,让基础技术和世界有同样的能力。

中国的科技突破需要领军人物。对我们来说,时代给了我们新的要求和机遇。

我们是一家基于全球化的公司。我们公司有3万多名外籍员工和7万至8万名研发人员。他们结合起来形成新的机会。

在新技术中,我们想为人类做出更多的贡献。我们不寻求财务报表。

16:21杰瑞·卡普兰:我认为“增强现实”技术有很大的影响。它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看法和人与人之间的互动。

5G和人工智能技术将产生进一步的影响。

彼得·科克伦(Peter Koklen):“量子计算”将改变通讯、基因组成等难题。

16:23任郑飞:我认为每项技术都在突破前沿。当每项技术都跨越学科时,这个社会会发展成什么样的场景?我不知道,我们公司会找到这样的方向。

16:23张文林人工智能我们认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包括材料科学技术、分子科学技术等方面的突破。,这将影响人工智能的发展。

我们预计大量的数据处理和计算会更便宜。

16:24任郑飞6G与5G的开发并行,6G是毫米波,6G的真正大规模使用对我们公司来说还很早。

华为将领先6G。

16:27任郑飞的技术只是一个工具,5G只是一个基站,而不是“原子弹”。

技术不应该被政治化,而是一种商业选择。

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的基础是教育、人员培训和基础设施。人工智能是软件和高性能计算系统的集合。如果基础设施投资不够,就会有汽车,没有道路。

编者/菲比风险提示(Phoebe Risk Tip):以上显示的作者或客人的意见都有自己的具体立场,投资决策应该基于独立思考。

富图将尽最大努力,但不能保证上述内容的准确性和可靠性,也不承担任何不准确或遗漏造成的任何损失或损害。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