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数码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李元民:开创村民引以为豪的新“盖迈”

记者关乔乔胡胡胡这两天,盖迈村的村民们跑来互相告诉对方一个好消息——电影《贾米拉》将来到村里选择一个小组来玩。

令村民们兴奋和自豪的是,英雄“贾米拉”是以村党委书记、党的第19任代表李元民为原型的。

秋天的晨光逐渐为这个位于吉甲河上的村庄披上了金色的外衣。

每个家庭都在烟雾中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在这个繁忙的秋收季节,村子里几乎没有年轻人。

“都去上班了,摘玉米和摘棉花,但现在是赚钱的好时机。

”李远民说,村民们早就被看见蹲在墙上晒太阳了。

“现在你一天收获玉米可以赚150-160元。即使小媳妇也不愿意呆在家里。

村民们一直很勤奋。

”“买封面就买封面,谁都不来!“这曾经是新疆伊宁县胡地雅子镇的一句俗语。

因为村里穷,村里的“两委”薄弱,经济发展缓慢,人心涣散。

“没有女孩愿意嫁进封面去买,村里的女孩也得嫁。

“在短短的几年里,一种新的俚语在盖迈村流行起来,这个村子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盖迈,我以前来过这里,不想再来了。

盖买了盖买了,现在我不想离开。

“尼亚兹·艾哈迈德是盖迈村的一个富裕家庭,但在过去,这个小而成功的房地产商人不想回家盖房子,因为村子已经破旧不堪。

今天,盖迈村的变化让村民们感到自豪。

尼亚兹·艾哈迈德建造了一座漂亮的别墅。院子里欧式的铁走廊从门口延伸出来。鸽子在远光灯下筑巢。

节日期间,它还免费为村民提供聚会和庆祝的场所。

“国家政策是好的,人民受益.”

李远民,从小吃一百顿饭,穿一百件衣服,表达了对村庄和盖迈村变化的深切感受:气氛更好,有更多的大学生,更多的已婚媳妇,更多的人参加活动,更强的集体意识和互助的强烈氛围。

一副大嗓门、冒火、高效的样子,是李远民总是给人的印象,而且没有人,更不认同,也总能很快和你成为一体。

李元民2010年接任村委会副主任时,曾在值班检查时举起值班干部的桌子喝酒打牌,先后开除了许多违章村干部。

“砸酒瓶”事件和她的“暴怒”像野火一样蔓延开来。

今天,李元民不是唯一一个有名气的人,也是经历了巨大变化的盖迈村。

“村子的面貌变了,干部的工作作风好了,分工明确了,责任在人。

李元民说,在每天的村委会晨会结束时,只要告诉他们“做好本职工作”,每个人都会自觉地尽力去做。

盖迈新村彻底摘掉了“污水蒸发,街道刮风,公共安全得不到把握,村庄的面貌得不到赞扬”的帽子。

连接南北和东西的37条道路把这个村庄分成了整齐的“网格”。

硬化沥青道路有运河、水、树和花。

在村里面向街道的墙上,近百张守法和谐家庭的海报已经成为宣传村规民约的长期阵地。

盖迈村的村民一件接一件地受益。

这孩子有地方可去。

今年刚刚完成的幼儿园二期工程,幼儿园面积超过800平方米。300多名儿童免费进入幼儿园,这样村民就可以在外面无忧无虑地工作。

年轻人有住房。

在“三资清理”清理出来的集体土地中,村里的172户青年家庭通过一件事一个讨论被划分为宅基地,这样青年人就可以生活,有地方住。

就业有技能和信心。

连续六年的技能培训增加了该村800多人的收入。

“种植小麦和玉米的人越来越少,种植土豆和大蒜等蔬菜的人越来越多。养一两头奶牛的人越来越少了。甚至低收入家庭也有许多羊。在国外工作的年轻人数量有所增加,有500多人长期在国外工作。

农民收入稳步增长,村民人均收入从6500元增加到今天的11350元。

李元民说,变化使得盖迈村每天都出现在电视上,村民们外出时都有荣誉感。

李远民更忙。

近年来,她从天山南北的乡镇到上海浦东干部学院,共做了670场讲座。

然而,李远民仍然坚持说,“我是农民,说不出实话。我只能告诉每个人我在村里做了什么,如何为基层人民服务,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党员。

“碧水青山是金山和银山。

盖迈村也为此做出了贡献,关闭了该村的砂石厂。

现在,人民已经富裕了,李远民仍然没有停止。她计划在村子里建立一个玉米加工厂,为村民提供工作,增加集体收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