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圈

一个月内移除卡的截止日期快到了!法明集团能否解决退出危机并成功自救?

快点!看到2019年已经到了7月,也许对普通人来说,这个节点只会让人觉得新年匆匆过了一半。然而,对于法明集团(00846-HK)来说,现在确实是时候了,该集团已在香港股市停牌三年多,其“补救期”将在本月底退市的命运到来之前结束。

自去年八月一日起,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规则下经修订的除名架构已经生效。

根据上市规则修订后的退市框架,HKEx可以直接将不再符合上市标准的公司剔除,并在适当的时候立即将其退市。第一个问题是,长期没有恢复交易的公司似乎沉迷于香港市场的“小黑房”。

自2016年4月1日起暂停交易的法明集团,在去年新的退市规则生效之前,已暂停交易超过12个月。因此,法明集团获得了新规则生效之日起12个月的“补救期”过渡安排。根据新规定,如果法明集团在未来12个月内未能恢复交易,将被迫退市。

随着2019年7月31日,明发展集团牌照前恢复期的结束,临近,交易恢复缓慢,可以说困扰明发展三年多的退市危机已经加剧,现在已经将自己推到了“悬崖”的边缘。

回顾2009年法明集团在香港成功上市,谁会想到这家著名的福建房地产公司的资本市场之路会是当前的趋势?1994年,黄氏兄弟(黄胡安明和他的兄弟黄庆)在福建厦门成立了法明集团,开展房地产业务,随后在福建厦门和泉州完成了多个房地产项目。主要房地产业务顺利起航。

法明集团最初主要是在厦门开始发展工业园区和酒店业务,然后开始重点发展住宅物业。自2002年以来,法明将其战略重点转移到商业房地产的开发和经营上。厦门首个大型住宅物业已开始兴建厦门法明豪庭。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集团还在厦门开发了许多其他住宅小区,并很快成为福建省的主要开发商之一。

为了进一步分散集团的资产组合,满足日益增长的商业地产需求,法明集团于2005年开始在厦门兴建首个大型多功能商业综合体厦门法明商业广场。

厦门法明商业广场包括许多国际知名的旗舰店、餐厅、主题商业街和文化娱乐设施。随着商业运营的成功,法明已开始在福建省其他地区建设类似的商业广场——这些商业广场标志着法明集团越来越重视大型多功能商业综合体的开发。

2007年,法明集团推出上市计划,并于2009年11月13日成功登陆香港交易所主板,成为继宝龙地产和禹州地产之后第三家在香港上市的厦门民营住宅企业。

截至2008年上市前,法明商业地产销售收入一举超过住宅地产销售收入,成为集团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其收入份额上升至66.1%。

迄今为止,法明已成功开发、运营并正在开发厦门法明商业广场、无锡法明商业广场、南京法明商业广场、合肥法明商业广场、扬州法明商业广场、漳州法明商业广场、红莱法明商业中心等项目。

法明商业广场凭借其“商业地产+商业巨头=城市经济”的战略联盟和合作模式,与包括世界500强在内的国际国内主要商业集团联手,成为在中国影响巨大的商业地产连锁品牌。

混乱的表演背后隐藏着诅咒。该审计师对被停牌三年多、但上市之初前景看好的法明集团提出质疑,但进入2010年后,其经营业绩非常不稳定,此前披露的商业地产品牌优势也不稳定。

2009年,第一年上市的法明集团递交了一份精彩的成绩单。综合收入36.81亿元,增长78.6%,净利润同比增长120%以上,达到9.88亿元。然而,其内部的房地产销售结构被打破。此前占60%以上的商业地产销售收入下降38.1%,至8.41亿元,销售份额下降至22.8%。

同时,全年住宅销售收入增长358.6%,达到27.25亿元,收入占比跃升至74%。

由于住宅物业毛利率低于商业物业,随着物业销售结构的调整,明代毛利率水平从去年的55.1%大幅下降至41.6%。

从下图可以看出,在接下来的六年中,法明集团的综合业绩相当动荡。

虽然上市后的头几年盈利略有波动,但盈利持续增长,直至2013年,由于交付物业数量增加和平均售价上涨,公司综合盈利达到创纪录的62.69亿元。然而,该公司的销售收入下降(2012年因出售合资企业而减少10.3亿元),直到上市后净利润首次出现下降。

此后,法明集团迎来了彻底的“下坡路”,灾难终于在2016年4月1日爆发。

当日一早明发集团刊发其2015年度的业绩报告,显示其综合业绩延续上年的跌势,且经营状态堪忧:2015年度公司收益大跌40.8%,净利润更是暴跌96.9%至仅有惨淡的2610万元,这落差说是从天堂跌进了地狱也不为过。当天凌晨,法明集团公布了2015年业绩报告,显示其综合业绩继续前一年的下滑,经营状况令人担忧:该公司2015年盈利下降40.8%,净利润暴跌96.9%,至惨淡的2610万元。这一滴可以说是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性能数据的出乎意料的性能足以让法明大到不会认为“房子晚上会漏水”。审计员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对法明2015年业绩报告提出质疑,称其未能获得与其他公司进行的某些股权转让、销售交易和许多其他资本流动性质的事项的充分和适当的审计证书。因此,它对法明2015年的财务报告“不予置评”。

在审计师对公司财务结果不予置评的背后,很难保证其财务数据的真实性。

法明公布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2015年业绩报告“不发表意见”后不久,HKEx迅速做出回应,命令其从2016年4月1日起暂停交易,以解决审计师提出的相关问题。

2016年4月29日和2018年7月27日,HKEx分别对法明恢复贸易施加条件,包括对前审计员提出的事项进行调查并披露调查结果;处理2015年财务报告中的审计保留意见;将所有重要信息告知市场;并公布所有未公布的财务结果。

自停牌以来,法明已进入“闭门思考”状态,但复牌相当困难:停牌已有三年,但法明从未达到复牌的所有条件。

补救期不到一个月。直到2019年,法明一直在上演自我保护的“生死速度”。当然,法明要在不久的将来恢复贸易并不容易。

1月31日,该公司最终发布了2015年报告。3月31日,法明发布了另一份期待已久的报告,题为“独立法医调查主要结果摘要”,对审计人员的疑虑作出了相应的解释。然而,这还不够。首先,HKEx尚未就这份调查报告表明立场,其次,其过去三年的财务结果尚未公布。

7月2日,离可能发布的“最后通牒”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法明终于发布了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财务执行情况报告。尽管推迟了三年,但现在正处于除名边缘的法明似乎有着强烈的“生存欲望”

然而,在过去三年里,由于远离市场喧嚣的停牌,法明的经营业绩并不乐观。

一方面,法明的收入水平从2016年到2018年实现了稳步增长,2017年首次超过100亿元的门槛,几乎每年翻一番。与此同时,公司毛利率也出现反弹,三年来分别录得22.5%、24%和28.5%,显示整体持续改善的迹象。

另一方面,从公司的销售规模来看,法明在过去三年也实现了飞跃。

2015年,其合同销售额仅为52.3亿元。2016年,公司销售额飙升至突破140亿元。尽管2017年降至125.1亿元,但2018年升至163.6亿元,创历史新高。

不幸的是,法明过去两年的净利润水平仍处于持续下降状态。

业绩报告显示,该公司2016年净利润为11.69亿元,较2015年的2610万元有所回升。

然而,由于厦门法明商业广场土地增值税超额拨备减少,2017年净利润下降。2018年,人民币汇率下跌16.5%,至8.55亿元。

当然,对于目前的法明集团来说,关注的焦点可能不在于其业绩是否光明,而在于它最终在补救期结束之前公布了以前的财务报告。尽管法明在这场与时俱进的竞赛中有些尴尬,但现实是,它必须尽力抓住这最后一次机会恢复交易,并从水火之中自救。

现在离7月31日的补救期结束还不到一个月。虽然法明已尽一切努力达到恢复交易的条件,但仍不确定能否最终保持上市地位。它能否成功化解退市危机并重生?等待时间为我们回答。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