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时尚

消费真的有辱人格吗?-一张照片,一种观点(第37期,2018年)

消费降级是今年市场上非常流行的一种看低居民消费的观点。核心原因是高房价对居民消费造成了挤出效应,从而极大地影响了消费需求,进而空将着眼于未来经济。

是这样吗?从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数据来看,消费下降最多是50%。

自2005年以来,食品和服装消费比例从46.8%下降到35.7%,而住宅消费比例从10.2%上升到22.8%。

显然,住宅服务的挤出效应主要体现在传统的衣食消费上。

然而,自2013年以来,升级医疗、交通和通信、教育、文化和娱乐以及家用设备、用品和服务的比例保持稳定,从35.5%上升到38.7%,比传统消费高出约3个百分点。

综上所述,生活成本的上升主要挤出了传统消费在城镇居民消费支出中的比重,并没有影响消费升级的相关支出。

因此,消费下降可能只是金融从业者的直觉,不能得到数据的支持。

此外,从个人所得税的增长率来看,居民收入水平在过去几年实际上保持了快速增长,只是工资增长的主要行业不再是金融业。

从2012年至2017年的工资增长来看,金融业和采掘业分别以6.5%和4.1%的增长率排在最后,而教育、公共管理、卫生和社会保障以及信息技术行业增长最快,增长率超过10%。

也许金融从业者确实在降低他们的消费水平,但把它推广到全国是一种谬论。

一图一观点一、中美对比:今年两国财政政策为何完全相反?今年中美两国财政政策方向完全相反。图1,观点1,中美比较:为什么今年两国的财政政策完全相反?今年,中美财政政策完全相反。

美国依靠减税和基础设施投资刺激经济增长,同时配合保护主义防止内需溢出,从而实现繁荣。然而,目前美国国债余额已超过21.4万亿美元,同比增长率从2017年8月底的1.7%上升到目前的8%。

中国财政政策的收缩特征非常明显。收入的加速+支出的减速在短期内减缓了经济增长,但它们也实现了政府债务增长率的下降趋势。

中美财政政策方向的差异源于政策目标的差异。这就是所谓的“求仁得仁”。判断孰好孰坏是不好的。

其次,我们可以从以下三个角度跟踪观察中国的财政政策。

(1)财政支出增长率明显低于收入增长率。

1-8月,国家公共财政收入增长9.4%,比支出累计增长率高2.5个百分点。这是近年来罕见的情况。

支出大幅下降的原因包括地方政府债务限制和负责人终身问责制。

数据显示,1月至8月,全国公共财政支出增长6.9%,其中中央政府支出(占全国总支出的14.5%)增长8.6%,与去年同期持平。地方政府支出(占85.5%)累计增长6.6%,去年同期增长13.9%。

(2)财政收入:上半年,由于国税、地税即将合并,税收征管更加严格,税收累计同比增速明显高于去年同期。

然而,自5月1日以来,制造业等行业的增值税税率下调了1个百分点,这大大减缓了6月份以来全国增值税(目前占全国税收的40%)的增速,也带动了全国财政收入增速逐渐回落到去年同期水平以下。

此外,在10月1日调整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后,如果有类似的从两位数下降到一位数的趋势,那么社会零增长率将有更大的反弹势头。

3)政府债务增长率趋于下降,但数据显示8月份增速加快(请参考前一份报告《警惕边际紧缩资金》)。

特别是,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已经连续两年放缓,2017年同比下降28%,2018年1月至7月同比下降20%。

然而,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在8月份恢复,使1月至8月的累计同比快速增长率回到-3.1%,以下政策方向值得进一步观察。

今年,中美财政政策完全相反。

美国依靠减税和基础设施投资刺激经济增长,同时配合保护主义防止内需溢出,从而实现繁荣。然而,目前美国国债余额已超过21.4万亿美元,同比增长率从2017年8月底的1.7%上升到目前的8%。

中国财政政策的收缩特征非常明显。收入的加速+支出的减速在短期内减缓了经济增长,但它们也实现了政府债务增长率的下降趋势。

中美财政政策方向的差异源于政策目标的差异。这就是所谓的“求仁得仁”。判断孰好孰坏是不好的。

其次,我们可以从以下三个角度跟踪观察中国的财政政策。

(1)财政支出增长率明显低于收入增长率。

1-8月,国家公共财政收入增长9.4%,比支出累计增长率高2.5个百分点。这是近年来罕见的情况。

支出大幅下降的原因包括地方政府债务限制和负责人终身问责制。

数据显示,1月至8月,全国公共财政支出增长6.9%,其中中央政府支出(占全国总支出的14.5%)增长8.6%,与去年同期持平。地方政府支出(占85.5%)累计增长6.6%,去年同期增长13.9%。

(2)财政收入:上半年,由于国税、地税即将合并,税收征管更加严格,税收累计同比增速明显高于去年同期。

然而,自5月1日以来,制造业等行业的增值税税率下调了1个百分点,这大大减缓了6月份以来全国增值税(目前占全国税收的40%)的增速,也带动了全国财政收入增速逐渐回落到去年同期水平以下。

此外,在10月1日调整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后,如果有类似的从两位数下降到一位数的趋势,那么社会零增长率将有更大的反弹势头。

3)政府债务增长率趋于下降,但数据显示8月份增速加快(请参考前一份报告《警惕边际紧缩资金》)。

特别是,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已经连续两年放缓,2017年同比下降28%,2018年1月至7月同比下降20%。

然而,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在8月份恢复,使1月至8月的累计同比快速增长率回到-3.1%,以下政策方向值得进一步观察。

第二,央行货币互换的作用是什么?在签署货币互换协议后,两国中央银行可以在必要时使用商定数额的本国货币作为抵押品,从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汇入外币,交换本金并在到期时支付相应的利息。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央行与外国央行签署的货币互换协议规模持续扩大,但自2015年“811”汇率改革以来,这一规模并未进一步扩大。在过去三年里,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在3.3万亿元。根据目前的汇率,这部分资金估计接近5000亿美元。

然而,央行货币互换长期以来没有得到市场的足够重视。我们认为,央行货币互换至少在以下两个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1 .加强中国与相应国家之间的流动性交换和互助能力。

如果该国存在明显的资本外流压力,为了稳定国内流动性和汇率波动,外国央行可以根据此前签署的货币互换协议整合资金,作为国家间抵御危机的互助机制。

假设5,00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规模目前尚未启动,这将是中国外汇储备的一笔非常可观的补充资金。2.它有利于促进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和直接投资以及人民币国际化。

国际贸易的支付和收款涉及外币和本币的多种兑换。在两国央行之间达成外汇协议的情况下,外国央行可以向国内银行或企业提供人民币融资。一方面,可以降低国内企业的汇率成本,另一方面,可以避免中国企业汇率波动的风险。

人民币使用的增加和外国中央银行对人民币的认可自然会促进人民币的国有化。

在签署货币互换协议后,两国中央银行可以在必要时使用商定数额的本国货币作为抵押品,从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汇入外币,交换本金并在到期时支付相应的利息。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央行与外国央行签署的货币互换协议规模持续扩大,但自2015年“811”汇率改革以来,这一规模并未进一步扩大。在过去三年里,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在3.3万亿元。根据目前的汇率,这部分资金估计接近5000亿美元。

然而,央行货币互换长期以来没有得到市场的足够重视。我们认为,央行货币互换至少在以下两个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1 .加强中国与相应国家之间的流动性交换和互助能力。

如果该国存在明显的资本外流压力,为了稳定国内流动性和汇率波动,外国央行可以根据此前签署的货币互换协议整合资金,作为国家间抵御危机的互助机制。

假设5,00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规模目前尚未启动,这将是中国外汇储备的一笔非常可观的补充资金。2.它有利于促进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和直接投资以及人民币国际化。

国际贸易的支付和收款涉及外币和本币的多种兑换。在两国央行之间达成外汇协议的情况下,外国央行可以向国内银行或企业提供人民币融资。一方面,可以降低国内企业的汇率成本,另一方面,可以避免中国企业汇率波动的风险。

人民币使用的增加和外国中央银行对人民币的认可自然会促进人民币的国有化。

第三,消费真的有辱人格吗?消费降级是今年市场上非常流行的一种看低居民消费的观点。核心原因是高房价对居民消费造成了挤出效应,从而极大地影响了消费需求,进而空将着眼于未来经济。

是这样吗?从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数据来看,消费下降最多是50%。

自2005年以来,食品和服装消费比例从46.8%下降到35.7%,而住宅消费比例从10.2%上升到22.8%。

显然,住宅服务的挤出效应主要体现在传统的衣食消费上。

然而,自2013年以来,升级医疗保健、交通和通信、教育、文化和娱乐以及家用设备、用品和服务的比例保持稳定,从35.5%上升到38.7%。

综上所述,生活成本的上升主要挤出了传统消费在城镇居民消费支出中的比重,并没有影响消费升级的相关支出。

因此,消费下降可能只是金融从业者的直觉,不能得到数据的支持。

此外,从个人所得税的增长率来看,过去数据中居民的收入水平实际上保持稳定增长,只是工资增长的主要行业不再有金融业。

从2012年至2017年的工资增长来看,金融业和采掘业分别以6.5%和4.1%的增长率排在最后,而教育、公共管理、卫生和社会保障以及信息技术行业增长最快,增长率超过10%。

也许金融从业者确实在降低他们的消费水平,但把它推广到全国是一种谬论。

消费降级是今年市场上非常流行的一种看低居民消费的观点。核心原因是高房价对居民消费造成了挤出效应,从而极大地影响了消费需求,进而空将着眼于未来经济。

是这样吗?从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数据来看,消费下降最多是50%。

自2005年以来,食品和服装消费比例从46.8%下降到35.7%,而住宅消费比例从10.2%上升到22.8%。

显然,住宅服务的挤出效应主要体现在传统的衣食消费上。

然而,自2013年以来,升级医疗保健、交通和通信、教育、文化和娱乐以及家用设备、用品和服务的比例保持稳定,从35.5%上升到38.7%。

综上所述,生活成本的上升主要挤出了传统消费在城镇居民消费支出中的比重,并没有影响消费升级的相关支出。

因此,消费下降可能只是金融从业者的直觉,不能得到数据的支持。

此外,从个人所得税的增长率来看,过去数据中居民的收入水平实际上保持稳定增长,只是工资增长的主要行业不再有金融业。

从2012年至2017年的工资增长来看,金融业和采掘业分别以6.5%和4.1%的增长率排在最后,而教育、公共管理、卫生和社会保障以及信息技术行业增长最快,增长率超过10%。

也许金融从业者确实在降低他们的消费水平,但把它推广到全国是一种谬论。

德拉吉对经济有什么看法?9月13日,欧洲央行宣布9月货币政策决议,将三大主要利率维持在0.00%、0.25%和-0.40%。它将继续在9月份以每月300亿欧元的速度购买资产,从10月到12月份,QE的月规模将降至150亿欧元。如果未来经济数据证实中期通胀前景,欧洲央行将在12月底结束QE。他重申,目前的利率水平至少在2019年夏季之前将保持不变,继续前两次会议上的发言,不调整政策方向。

在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Draghi)出席的以下新闻发布会上,他主要就以下五个问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1 .对外部需求的担忧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下调的原因。欧洲央行降低了今年和明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预测。对2018年和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的预测已从6月份的2.1%和1.9%分别降至2%和1.8%。6月份的预测是1.9%,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的预测保持在1.7%。

德拉吉表示,围绕经济增长的风险大致平衡,疲弱的外部需求是降低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预期的原因。

与此同时,与保护主义抬头、新兴市场脆弱性和金融市场波动相关的风险最近变得更加突出。

2.对通胀上升的信心欧洲央行将2018-2020年的通胀预期维持在1.7%。德拉吉认为,根据目前的石油期货价格,今年剩余时间内,整体通胀可能会保持在当前水平。

尽管潜在的通货膨胀率总体上仍然较低,但已经从相对较低的水平上升。

随着产能利用率的提高和劳动力市场的收紧,国内成本压力正在上升和蔓延,通货膨胀前景的不确定性正在消退。

展望未来,在宽松货币政策、持续经济扩张和工资上涨的支持下,潜在通胀预计将在年底反弹,并在中期逐步上升。

3.对新兴市场风险的看法德拉吉(Draghi)表示,一些新兴市场不确定性的增加,无疑是增加全球市场不确定性的一个因素。

但迄今为止,土耳其和阿根廷对其他国家的溢出效应并不明显。

2-3年前,新兴市场也发生了类似的危机,这再次表明最容易受到感染的国家是基础最薄弱的国家,即经常账户赤字高、通货膨胀率高和财政赤字高的国家,而其他基础良好的新兴市场国家没有受到影响。

从欧元区的角度来看,这是令人欣慰的,而且迄今为止所看到的感染通常非常有限。

德拉吉认为,新兴市场存在三个不确定性来源:一是新兴市场形势的总体变化,二是潜在的金融市场波动和潜在的金融风险。第三,全球产出的不确定性主要来自保护主义的抬头,这需要关注贸易战的升级、信心效应和对国际价值链的影响。

4.德拉吉对意大利问题的看法认为,最近几个月,意大利政治家的言论已经发生了多次变化,需要等待意大利的实际行动。

我们必须等待意大利宣布其预算法和议会辩论。

政客们的言论已经对意大利产生了一些影响,比如加息。然而,目前,意大利的问题还没有蔓延到其他欧洲国家。

5.对美国财政政策的看法德拉吉(Draghi)表示,欧洲央行内部的简短讨论是,美国财政扩张是顺周期的,其影响可能在2020年减弱,因此存在加息和经济活动减弱的风险。

9月13日,欧洲央行宣布9月货币政策决议,将三大主要利率维持在0.00%、0.25%和-0.40%。它将继续在9月份以每月300亿欧元的速度购买资产,从10月到12月份,QE的月规模将降至150亿欧元。如果未来经济数据证实中期通胀前景,欧洲央行将在12月底结束QE。他重申,目前的利率水平至少在2019年夏季之前将保持不变,继续前两次会议上的发言,不调整政策方向。

在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Draghi)出席的以下新闻发布会上,他主要就以下五个问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1 .对外部需求的担忧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下调的原因。欧洲央行降低了今年和明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预测。对2018年和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的预测已从6月份的2.1%和1.9%分别降至2%和1.8%。6月份的预测是1.9%,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的预测保持在1.7%。

德拉吉表示,围绕经济增长的风险大致平衡,疲弱的外部需求是降低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预期的原因。

与此同时,与保护主义抬头、新兴市场脆弱性和金融市场波动相关的风险最近变得更加突出。

2.对通胀上升的信心欧洲央行将2018-2020年的通胀预期维持在1.7%。德拉吉认为,根据目前的石油期货价格,今年剩余时间内,整体通胀可能会保持在当前水平。

尽管潜在的通货膨胀率总体上仍然较低,但已经从相对较低的水平上升。

随着产能利用率的提高和劳动力市场的收紧,国内成本压力正在上升和蔓延,通货膨胀前景的不确定性正在消退。

展望未来,在宽松货币政策、持续经济扩张和工资上涨的支持下,潜在通胀预计将在年底反弹,并在中期逐步上升。

3.对新兴市场风险的看法德拉吉(Draghi)表示,一些新兴市场不确定性的增加,无疑是增加全球市场不确定性的一个因素。

但迄今为止,土耳其和阿根廷对其他国家的溢出效应并不明显。

2-3年前,新兴市场也发生了类似的危机,这再次表明最容易受到感染的国家是基础最薄弱的国家,即经常账户赤字高、通货膨胀率高和财政赤字高的国家,而其他基础良好的新兴市场国家没有受到影响。

从欧元区的角度来看,这是令人欣慰的,而且迄今为止所看到的感染通常非常有限。

德拉吉认为,新兴市场存在三个不确定性来源:一是新兴市场形势的总体变化,二是潜在的金融市场波动和潜在的金融风险。第三,全球产出的不确定性主要来自保护主义的抬头,这需要关注贸易战的升级、信心效应和对国际价值链的影响。

4.德拉吉对意大利问题的看法认为,最近几个月,意大利政治家的言论已经发生了多次变化,需要等待意大利的实际行动。

我们必须等待意大利宣布其预算法和议会辩论。

政客们的言论已经对意大利产生了一些影响,比如加息。然而,目前,意大利的问题还没有蔓延到其他欧洲国家。

5.对美国财政政策的看法德拉吉(Draghi)表示,欧洲央行内部的简短讨论是,美国财政扩张是顺周期的,其影响可能在2020年减弱,因此存在加息和经济活动减弱的风险。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