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圈

河南艾滋病孤儿“福利院”来回关闭

1月29日,当地政府关闭了去年年初在河南建立的中国第一个“养老院”,收养了53名艾滋病孤儿。

关闭令是在“护理之家”收到100万元捐款后一个多月发布的。

“护理之家”的创始人朱晋中表示,县政府官员要求他关闭“护理之家”,因为他也是一名艾滋病患者。此外,“护理之家”没有在民政部门登记,是“非法的”。

但朱晋中表示,去年夏天他已经在民政部门注册,但对方“拒绝这样做”。

37岁的朱晋中在过去的一年里经历了一个艰难的过程,为了给艾滋病孤儿一个温暖的家,带走病人的身体,和他的妻子一起管理这个“非法”的大家庭。朱晋中生于1967年,因为他买过血,不幸感染了艾滋病。然而,他脸上的皱纹和面部表情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得多。

朱晋中住在商丘市柘城县王刚乡双庙村,村里经济条件很差。

朱晋中,他家的长子,在上世纪90年代初刚刚与父母分居。他的两个孩子还很小。像许多被“等离子经济”蛊惑、想摆脱贫困的农民一样,朱晋中也几次去县城卖血。

自1997年以来,朱晋中村的村民一直死于“怪病”。

少数经济条件较好的人去了防疫站检查,村民们第一次知道了“艾滋病”这个名字。

2000年8月,在郑州也发现朱晋中感染了艾滋病。

在随后的住院期间,朱晋中会见了许多病人。在这些病人的帮助下,朱晋中从一些国际组织和福特基金会取回了很多艾滋病宣传材料,并送到村里进行宣传。后来,他被吸收为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成员。

与此同时,初中毕业、受教育程度略高的朱晋中也一直在将感染艾滋病的村民介绍到北京一些进行艾滋病药物实验的大医院,这略微改善了村民的状况,从而在村民中逐渐获得了一些声望。

该村近400人因卖血而感染了艾滋病毒。现在,这个村子死于艾滋病的人数已经超过了140人。2002年6月,朱晋中去北京培训时,一个朋友把他介绍给了杨洁。

据朱晋中介绍,杨洁是一名中国台湾画家,他一直希望为艾滋病孤儿做点什么。

2003年春节的第三天,杨洁飞往河南,访问了朱晋中所在的上蔡县和柘城县,那里艾滋病疫情较为严重。

杨洁被实际情况震惊了。她立即表示希望朱晋中收养一些艾滋病孤儿,并让她资助他们。

去年2月底,“护理之家”是在杨洁首笔8000元投资的基础上建成的。朱晋中用这笔钱铺床和买日用品。在第一阶段,20多名父母死于艾滋病的儿童被录取。

朱晋中最初在村委会防疫办公室一楼设立孤儿院,但后来村民们产生了误解。他们说孩子们可以在这里吃饭。死亡本身就意味着为什么父母死于艾滋病的家庭的孩子不能在这里吃饭?晚上,一些不满的村民向房子扔石头,在外面什么也做不了。朱晋中不得不把孤儿带回家。

53名孤儿和一名父亲朱晋中所在的王刚镇距离柘城县约半小时车程。朱晋中的家是一栋两层楼的建筑。

朱晋中的家庭并不富裕。2001年被诊断出患有艾滋病后,他甚至拒绝买药,用自己所有的积蓄建造了这座房子。他计划把它留给他的妻子和孩子。

现在这所房子已经成为53名艾滋病孤儿的家,而他自己也成了那些在离开之前濒临绝望的父母的最后希望和安慰。

在朱晋中把孤儿带回家后的一段时间内,杨洁大约每个月会给朱晋中寄2000到3000美元。在杨洁的支持下,朱晋中收养了20至40多名孤儿,最终收养了52名儿童。

“关爱之家”给了这些无法维持生活的孩子一个居住的地方,“至少不让他们四处游荡。”朱巴佳记得一个男孩在彩票中吃了多达七碗米饭和一个小圆面包。

53个孩子中年龄最大的是15岁。他们都叫他“叔叔”、“叔叔”和“爸爸”。朱晋中说:“不管有多少孩子,你都不能有耐心。家里两三个孩子不能吵闹,更别说这些孩子了!”在“养老院”受到媒体广泛关注后,11岁的孤儿潘萌萌在与媒体记者的聊天中表示,他非常高兴,“因为叔叔阿姨对我们很好”。

在一楼朱晋中房间的两面墙上,13张大洪的论文工整地写着对这些孤儿的捐赠。从十几箱胶鞋、一包衣服到数万元现金,不同捐赠者的每一笔捐赠都清晰地被铭记。

在“护理之家”的运作中,朱晋中首先从大队聘请了一名会计师,以每月200元的工资帮助管理账目。他买一包火柴时必须记账。

杨洁还每月派人查看账目。

因为朱晋中的丈夫和妻子都为“养老院”努力工作,他们原本打算用这笔钱给朱晋中一些劳动,但朱晋中婉言谢绝了。

平时,朱晋中和他的妻子在家里起床最早。

朱晋中的父母和十几个家庭成员都感染了艾滋病毒,健康状况不佳。照看50多个孩子的负担完全由他的妻子承担。幸运的是,妻子很健康,支持朱晋中经营孤儿院。

50多个成长中的孩子每天吃一袋面粉和半袋大米,花费超过100元。杨女士寄来的钱只够买食物和蔬菜。

据报道,杨女士自己用花店微薄的收入做了艾滋病慈善工作。生了更多的孩子后,杨女士一个接一个地投资了4万多元,暂时无法负担“养老院”的费用。在那段时间,朱晋中也是最悲伤的。这个家庭4到5亩土地上种植的所有小麦都被吃光了。

朱晋中开始四处觅食。

11月,再次前往北京寻求帮助的朱晋中受到媒体关注。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报道的第二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捐赠涌入双庙巷,让53名儿童的生命延续了一段时间。

1月29日,朱晋中所在的柘城县结束的“爱心家园”,专门为艾滋病孤儿开设了“阳光家园”。根据政府的要求,朱晋中“爱心之家”的所有孩子都将被转移到“阳光之家”,庭院将会突然被遗弃。

一位村民说,当天“养老院”被宣布关闭时,一些孩子当场大声哭了起来。

仍然有89个孩子拒绝去“阳光之家”,仍然每天中午去朱晋中家吃饭。

朱晋中说,县里在与他谈判时告诉他停止“养老院”。首先,朱晋中是一个被感染的人,“不适合”这样做。第二,“养老院”没有在民政部门登记,是“非法的”。

朱晋中表示,去年夏天他已经在民政部门注册,但对方“拒绝这样做”。

虽然“敬老院”已经停止运作,但在记者访问的两天内,发现仍有村民要求朱晋中收养自己的孩子,并不断前来。

朱进中学外面,新砌的整洁的墙吸引了更多的注意。

朱晋中说,一家公司刚刚在春节前向朱晋中捐赠了10万元。根据原计划,朱晋中希望建造一所新房子,并“为艾滋病患者建造一所综合福利院”。

除了继续收养艾滋病孤儿之外,一些因艾滋病而失去孩子、无人照顾的老年人也可以在这里得到照顾。

朱晋中说,他已经连续收到33万元捐款,现在还剩下大约4万元现金。帮助管理账户的几个村民说,如何处理这笔钱,取决于上述领导人的决定。

“阳光家园”建在离县城不远的路边。从设施上看,“阳光之家”的条件显然超出了“关爱之家”的范围:整洁的宿舍和教室,宽敞的校园。

在媒体报道了朱晋中和他收养的52名孤儿的故事后,中央电视台于2003年12月11日捐赠了100万元。

根据捐赠协议,捐赠“用于帮助朱晋中抚养的52名艾滋病孤儿”,规定52名孤儿“每人每月支付150元人民币”,资金随孤儿的抚养和转移一并转移。

“敬老院”的孩子转向阳光,按照每人每月150元的标准自动从100万捐款中扣除。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