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闻

视觉中国消失在“黑洞”中

一张黑洞的照片把视觉中国放在了最前面。

“有了标志,整个世界就是你的了!”在12小时内道歉两次后,视觉中国引起了公众的愤怒,现在已经关闭网站进行整改。

全景网络也立即关闭了网站。目前,东方集成电路网站无法打开。

股票价格限制!远见中国的股价在风暴中开盘时下跌,这场风暴摧毁了20亿元人民币的市值。

欧洲南方天文台(TheEuropeanSouthernObservatory)(以下简称ESO)在对《国家商报》采访请求的回复中明确表示,vision中国的版权主张是非法的,ESO从来没有也不能将自己照片的版权转让给任何其他人或组织,vision中国从来没有就黑洞照片联系过ESO,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自称是vision中国代表的人联系过ESO。

新华社质疑黑洞照片的版权,并提到视觉中国在悬挂国旗、国徽和其他照片时的商业行为。

《人民日报》直言不讳地说,“没有人否认摄影作品有版权。

问题是,版权有效吗?该平台是否净化了版权池?商业模式经得起审查吗?“为什么vision china会引起公众的愤怒?可以说,一方面,它打着版权保护的旗号,各种诉讼、索赔、虚张声势,以获取商业利益。

另一方面,它完全无视版权法和国际公约。

例如,名人肖像、国旗和国徽的版权被他们“占用”。

甚至许多网民发现他们的个人照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上传到vision中国网站,并成为后者的版权照片。

“我什么时候授权你的,为什么我不知道?”一些网民在发现视觉中国包括了他自己的12张照片后提出了愤怒的问题。

因此,这种混乱应该由监管当局在时机成熟时加以处理,而他们绝不能心软。

否则,只会损害更多企业和个人的利益。

由于其在行业子行业的领先地位,许多基金去年年底持有vision china的股票,其中一些基金仍持有大量股票。

据公共基金年报统计,去年底共有247只各类基金持有远景中国,总持有市值为1.318亿股。以去年底收盘价计算,转换后的持有市值达到30.74亿元,两只基金持有1000多万股。

其中,远见中国在48只基金的十大主要股票中出现。一些基金在股票市场中的净值比例很高,超过5%,最高可达8.74%。

如果这些基金今年以来不减持或出售vision china,它们这次可能会面临一定的净影响。

需要解释的是,由于大多数基金采用分散持股策略,对基金的影响大小并不取决于所持股份的绝对数量,而是取决于所持股份的市值与净值的比例。比例越大,影响越大,比例越小,影响越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尽管去年底持股比例相对较高,但如果能够及时减持,使持股比例大幅下降,影响也不会太大。

值得一提的是,当视觉中国事件在11日开始酝酿时,交易量在后期突然增加,可能是因为我觉得视觉中国的受欢迎程度大大提高了…我在a股收盘时杀了它。

结果没想到市场收盘后,共青团愤怒地在下午3点后发布微博,引发了全网围攻。

昨天晚些时候被杀害的今天完全是“愚蠢的”。

共青团中央、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密切关注天津互联网信息办公室(TIO)12日凌晨宣布,他们已于11日依法采访了远景中国网站负责人,并命令该网站立即停止其非法活动,进行彻底整改。

据天津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称,视觉中国“在其许多照片中发布敏感和有害的信息标签,导致大量在线传播,破坏网络生态,并造成不利影响”。该行为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责令其立即停止传递相关信息,严格处理相关责任人,全面清查历史库存信息,加强内容审计管理和编辑教育培训。该公司还提到,视觉中国网站的负责人表示,管理方面存在严重问题,将在此期间彻底纠正这种情况,并暂时关闭该网站。

视觉中国官方微博也在12日凌晨发布了日期为11日的致歉信,称其未能履行严格检查的职责,导致不符合规定的内容出现在互联网上。公司已采取措施对所有不合格图片进行离线处理,并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主动关闭网站进行整改,进一步加强企业自律,加强制度建设,提高内容审查质量,防止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在此之前,11日晚,新华社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关于“新华瑞平”标签的评论,质疑vision中国“对一家自称擅长版权保护、但在公众发现之前甚至明确标注国旗和国徽价格的公司玩忽职守或视而不见”根据评论,愿景中国不能被松懈的审查所搪塞。“保护版权是社会共识,但我们不能为了利益滥用版权,用版权的名义来制造真正的利益。

在这个问题上,仅仅依靠一方的自我反省是不够的。有关部门也应介入进一步调查,并向公众作出解释。

《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也在11日的最后一篇微博中质疑vision中国的商业模式,指出:“当版权保护达成共识时,没有人否认摄影作品的版权。

问题是,版权真的成立吗?该平台是否净化了版权池?商业模式经得起审查吗?避免版权保护落入“黑洞”和倡导版权支付一样重要。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微博没有背景,只有四个大胆的人物——不敢与图片相匹配,对视觉中国的讽刺是显而易见的。

网民们一个接一个地剥去了国徽和国旗,这也是《视觉中国》的版权。这一行为引起了共青团中央的怀疑。

共青团中央微博问道:“国旗和国徽的版权是你的吗?”后来,中国警方网络的官方微博称,徽章及其设计不应用于商标或商业广告。

视觉中国的版权来自哪里?版权保护是大势所趋。

这也是视觉中国寻找商业模式并走向资本市场的重要背景。

Vision china曾透露,该公司开发并完成了一套基于图像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的“鹰眼”(图像互联网版权保护平台),包括自动全网爬虫、自动图像比较等功能,可自动处理200多万条/天的数据,跟踪公司在网络上拥有的图像的使用情况,并提供授权管理分析和在线侵权证据保存等版权保护服务。

正是这个“鹰眼”系统大大降低了获取客户的成本,增加了客户数量。

然而,我们不禁要问,视觉中国的照片版权从何而来?尤其是一些古老的历史照片和名人肖像等。,这是否意味着签约摄影师上传的所有照片都有正式版权,而事实未必如此?

混乱的版权边界也是利润的灰色空。

从网上曝光的照片来看,vision china已经将大量的公开版权照片转移到他的网站上,并添加了以下句子:“这张照片是经过编辑的。如果用于商业目的,请联系客户代表。

“这导致大多数人被误导,认为照片的版权属于他们。

这一点,加上“触摸瓷器”的打击,迫使用户付费。

除了一组真正拥有版权的照片之外,其他付费照片相当于从外面偷别人的食物,洗完后再卖掉。

一旦被发现,视觉中国将把锅扔给作者,说照片是由网民或摄影师上传的。

在vision china的道歉声明中,它指责了合同贡献者和审查不严,但没有解释如何与合同贡献者打交道,也没有提供详细的纠正措施。

这显然利用了互联网的避风港原则,并将其转化为自己的盈利模式。

这样的道歉声明也是不可原谅的。

21欧洲南方天文台“事件地平线望远镜”项目官方网站黑洞照片版权所有者Tech发现,网站上的版权说明明确指出,网站内容符合国际知识共享签名4.0协议(CCBY4.0),只要有明确的签名,就可以免费使用。

国际知识共享签名4.0协议(International Knowledge Sharing Signature 4.0 Agreement)是一项公共版权许可协议,允许版权作品的分发,并允许用户根据签署的版权所有者免费复制、分发、传播和重写作品。

这意味着黑洞照片的版权所有者已经向全世界开放了照片的使用权。

然而,vision中国再次采取了同样的策略,试图利用不良信息获取利益。

现在,监管当局已经及时采取行动,充分表明对版权最大的不尊重是容忍它的存在。

今天上午,vision china宣布“天津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法约谈了公司网站负责人,命令公司网站在此期间彻底整改并暂时关闭。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监管部门的要求,公司正在进行彻底整改,加强管理体系建设,提高内容审查质量,坚决防止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到目前为止,该公司还无法准确预测何时完成整改并恢复服务。公司积极认真地开展整改工作,努力尽快恢复服务。

公司将宣布网站恢复服务的具体时间。

在此之前,该公司从版权诉讼中受益匪浅。

21Tech了解到,由于图片的版权问题,一群自媒体与vision china有很大的不同。

一位自称拥有5万元人民币的自媒体人士痛苦地抱怨道,“事实上,当我选择这些照片时,我不知道哪些是视觉中国的版权。

如果我知道,我一开始就不会采用它,一年多以后也不会收到律师的信。

精卫中国的创始人张颖也指出,远景中国要求数十万元的赔偿,并威胁企业签署年度合同。

上述两人的态度实际上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外部声音。权利保护-诉讼-和解-签署已成为愿景中国的重要商业模式。

财务结果显示,远景中国2018年前三季度的收入为7亿元,同比增长21%。净利润2.2亿元,同比增长35%,其中核心业务“视觉内容与服务”收入5.7亿元,同比增长34%,占总收入的82%。

商业图片版权主张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包括全景网络、东方集成电路等。

2018年,至少有79家自助媒体公司被全景网络告上法庭,要求至少10,000张照片。

全景网络公司法律部针对公司知识产权侵权行为进行维权诉讼创收,毛利率一次性达到100%,最高增长率达到6166%。

可以说,这是一项有利可图的业务。

北京支林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别研究员赵占领在接受21Tech 21采访时表示,一般来说,作为一个企业的形象,vision china等平台无权拥有这张照片。然而,如果一张照片包含一家公司的徽标,并且该照片已被授权给vision china,那么vision china可以说拥有该照片的版权。

人工智能媒体咨询公司CEO张毅(Zhang Yi)认为,全景和远景中国公司能够获得巨额利润并顺利上市的原因是它们不知道版权的界限,这最终导致这些版权代理人无法无天。

同时,搜索引擎对版权的保护不足也是原因之一。

据人工智能媒体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将有2000多万微信公众号、4亿活跃微信用户和100多万横幅号码。这个庞大的创作者群体基本上使用基于搜索的图片。图片的来源不是很清楚。创作者有版权缺陷,容易出现版权问题。

240家控股基金遭受重大损失。2017年中国版权影像资料的理论市场规模为186亿,而实际市场规模为14.6亿,真实率仅为8%。

国内图片侵权普遍,64%摄影师经历过图片被盗用,其中28%为商业盗用。侵犯图片在中国很普遍。64%的摄影师经历过照片被盗用,其中28%是商业照片。

随着国家知识产权保护的加强,中国版权视觉材料市场的法定版次率不断提高,且空范围相对较大。

然而,vision china从未料到,在天价基金禁令解除前夕,他被“黑洞”所吸引,这是诺佐诺第的一个典型例子。

当vision china在2014年上市时,10个大股东承诺在60个月内不转让他们的股份,解除日期是4月11日。

这些股票占55.39%,根据公司目前的市值,将有价值108.65亿元的股票流入市场。

解禁是愿景中国借壳远东股份有限公司(vision china’s借壳Far East Shares)五年前定向增发的举措,当时发行价格定为每股5.28元,五年内没有进行任何股份转让。

该公司的最新股价为25.2元,已超过固定涨幅的400%。

从名单上看,解禁涉及10名股东,即吴春红、廖道勋、吴余睿、柴季峻、姜海林、陈志华、袁创、李学凌、高伟和梁世平,这10人是远见中国的一致行动和实际控制人。

其中,李学凌也是YY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作为对视觉中国事件的回应,科技21采访了李学凌,但他没有回复微信。

一批持有基金也将遭受损失。

据21Tech统计,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共有240只基金持有远景中国1.32亿股,占流通a股的42.49%。

包括交银施罗德、博世基金、华夏基金、华安基金等。

李学凌611.572019-04-11611.57柴季峻4976.212019-04-114976.21廖道勋8916.132019-04-118916.13高伟305.792019-04-11305.79吴余睿8916.132019-04-118916.13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年度报告还显示,愿景中国的实际控制人是10个一致行动者,持有公司55.39%的股份。十个人分别是廖道勋、吴余睿、吴春红、柴季峻、姜海林、陈志华、袁闯、李学凌、高伟和梁世平。

2014年4月,远景中国借壳远东股票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2015年至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5.43亿元、7.35亿元和8.1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58亿元、2.15亿元和2.91亿元。

愿景中国现任董事长廖杰是股东廖道勋和吴余睿的儿子。梁军董事长是股东吴春红的女儿,梁世平的妹妹。他表示,“公司的核心管理层都是控股股东或其直系亲属”。

不仅如此,廖杰是加拿大人,梁军是美国人。

刚才,国家版权局发出了声音!4月12日,国家版权局宣布将版权保护纳入即将到来的“王剑2019”活动,以进一步规范图片市场的版权秩序。

公告称,最近,“黑洞图片”的版权问题引起了关注。

国家版权局高度重视图片版权保护,依法保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各摄影公司应完善版权管理机制,规范版权运作,合法合理地保护自己的权利,不滥用自己的权利。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